文艺理论研究

2019, v.39;No.226(05) 83-91

[打印本页] [关闭]
本期目录(Current Issue) | 过刊浏览(Past Issue) | 高级检索(Advanced Search)

狡黠装置与现代文学之痛——柄谷行人文学论的一种视差性解读
Cunning Apparatus and the Pain of Modern Literature: A Parallactic Reading of Kojin Karatani's Literary Theory

韩尚蓉;

摘要(Abstract):

柄谷行人《日本现代文学的起源》出版至今,学界的研究多将之视为现代理性批判的一个环节。若考虑到柄谷同时期理论创建,将《起源》置于他一贯的理路中考察,则会发现其中亦涌动着视差的暗流,现代文学中所存在的"装置"也正是视差缺失的结果。"装置"欲在现代文学中突显的"自我意识"不过是对自我意识的排除,并通过将"排除"这一动作隐藏起来形成一个封闭的"场"。如此一来,关于现代文学的诸多争论如深度、情节等都只是在"装置"内部的争论,不仅无法达到对"装置"的瓦解,反而成为对"装置"的补足与活性化。视差所揭示的是"起源""终结"与"现代文学"的症候性地位,暴露出文学观念的历史性与被建构性。本文试图从"视差"维度对"装置"进行再次解明,将"起源"与"终结"视为同一"场"中相互转化与补足的两者,并对装置的产生与作用进行认识论层面的反思——视差的介入则提供了一条跳出"装置"并从外部将其瓦解的路径。

关键词(KeyWords): 柄谷行人;文学理论;装置;视差

Abstract:

Keywords:

基金项目(Foundation):

作者(Author): 韩尚蓉;

Email:

参考文献(References):

扩展功能
本文信息
服务与反馈
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
本文作者相关文章
中国知网
分享